半熟前端

軟體工程師 / 台灣人 / 在前端的路上一邊探索其他領域的可能性

雜談

在福岡遠端工作 4 個月的感想

前言

(2020/02 ~ 2020/06)

日本大約在 2 月中旬時,東京開始逐漸爆發疫情,雖然我在福岡上班,不過為了避免疫情擴散,公司在二月底時宣佈了遠端工作的政策,目的是為了減少通勤、減少感染等機會。在這邊紀錄一下心得。

3密を避けましょう! / 島原市

實際感受到的事

少了來回通勤的時間(其實也不多,上下班加總約 45 分鐘而已),發現能夠利用的時間變多了,以往都會比較早到公司,去咖啡廳裡整理一下自己要做的事情,現在則是會故意睡晚一點,這點倒是要好好檢討一下。

再來是效率的確變高了,只是公司的環境還是舒服很多,有空調、4K 27 寸大螢幕、滿規的 iMac、網路、升降桌、椅子,在家裡的設備相對簡陋。不過沒有周遭的干擾讓我可以好好專注在工作上,很多任務都可以比預定早完成。

忠實呈現亂糟糟的桌面

也觀察到有些同事在遠端工作的期間裡效率大幅下降,這點從 Github 的活動圖還有 Pull Request 的提交數當中就能略知一二。

我自己是能夠分清楚上下班時間界線,所以基本上不會有上班時間在做家事、下班時間在上班的情形發生。

Uber Eats

這段時間有時懶得煮飯的話就會直接叫 Uber Eats,這段期間大概也叫了 20 ~ 30 幾次了吧。覺得在這段時間外送的人員很辛苦,所以每次點餐都會再另外給小費,也同時詢問了外送人員是否真的能夠收到。他們的回答是雖然會收到,但是似乎不會在送餐時就知道,而是要等到送餐結束。

IMG_3891

IMG_3892

IMG_3893

在日本的一些觀察

  • 路人幾乎都會帶口罩,不過隨著緊急事態宣言解除,似乎帶口罩的人數變低了(樣本來自偶爾出門的觀察)
  • 各個便利商店和生鮮超市都會隔層塑膠防止飛沫
  • 還是有很多人會跑到公園玩

缺點

健康狀況下降

因為時間變多了,反而會想花更多時間黏在螢幕上好好做事情,導致時間分配上變得有點糟糕,這段時間健身房閉館(閉館就算了竟然還收錢),結果都沒有健身加上長時間坐著,導致肩膀跟上背酸痛的情形越來越嚴重。現在想想就算閉館還是可以在家作一些徒手訓練才對。

最近看完 SBD 的影片,剛好現在重新開館,開始恢復了健身習慣,體力跟耐力都下降好多,又要重新開始的感覺真是討厭。

時間分配

以前因為有明確的上下班時間定義,所以可以好好規劃自己想做的事,現在反而有點漫無目的地在做事,雖然也是斷斷續續做了很多事啦,像是接觸 IoT、玩樹莓派、看了幾本書(原子習慣、真確、深度工作等等)、學了新框架、幾篇開發文章、把之前的深度學習補完等等,不過感覺還是要好好分配一下時間,才不會做事做起來不踏實。

回不去的台灣

疫情期間,如果從日本回去首先要先隔離 14 天,而且日本現在已經不允許外國人入境,就算你有留學簽或工作簽都一樣,所以一旦回台灣就回不來日本了(至少要等好一陣子)。

結語

不知道這段時期什麼時候才會過去,疫情過後首先是想要到千綿車站看海過上一整天,再來是好想趕快回去台灣聽聽熟悉的中文、吃爆鹹酥雞配雞排還有飲料,和好久不見的老朋友們聊上幾句。

還有台灣的披薩真的是超好吃,好想要吃芝心餅皮。日本不知道為什麼披薩鹹得要命,餅皮也不怎麼好吃,真的就是吃一個奇摩子而已。啊還有肯德基的蛋塔,記得當初第一次到日本肯德基時還以為各地都有蛋塔,結果店員一臉狐疑看著我,跟我說蛋塔的話可能要去麵包店買哦。

大村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