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熟前端

軟體工程師 / 台灣人 / 在前端的路上一邊探索其他領域的可能性

雜談

軟體工程幻滅

原文:Software disenchantment

在網路上看到這篇文章,我推薦每個軟體工程師都應該看一下這篇。雖然說有些觀點過於激進,不過大致上我是同意的。

為什麼軟體那麼「慢」?

在開頭當中,作者有提到,像是汽車、飛機、建築這些領域發展到現在,都已經有一定的模式在,飛機的翅膀、形狀設計、功能等等幾乎都是大同小異,而發展出來的成果也是有目共睹。

我最近也在思考,為什麼這些領域可以,但是在軟體開發上,事情好像越來越糟?每次跑 npm install 在 Macbook pro 或是 iMac 上都會聽到風扇全速旋轉的聲音,網頁開發好像構築在一個基底不穩的沙塔上,前端可以用的框架還有狀態管理工具就已經多到不勝枚舉。

不過拿軟體開發跟飛機之類的例子比較似乎有點不公平,飛機(以客機來說)設計的目的是為了讓乘客快速且安全地從 A 點到 B 點;房子是為了提供人們穩固且耐用的庇護所,這兩者都有相當明確的目的,也不太會因為時代演進而有不同目的。

但是在軟體上呢?因為迭代快速,所以也產生更多可能性,一個網頁最初的目的或許只是為了瀏覽資訊,但現在幾乎包山包海,看影片、聽音樂、發布動態、上傳圖片、玩遊戲,因為硬體的升級以及科技的進步,我們得以用單一個瀏覽器做到不同的事情。

另外說起來應該就是 JavaScript 的原罪了吧,一個在相當短的期間被製造出來的程式語言,到現在演變成全世界最熱門的程式語言,大概連作者自己都沒有想到。

用 Java 諷刺 JavaScript 我覺得還蠻不公平的,Java 有自己的 VM、Runtime、JDK 等等。在網頁開發上,我們只能依賴百家齊放的瀏覽器,也才造就了 Babel、Webpack 這些工具的出現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似乎也不能這麼武斷的說:「硬體變快了,但軟體變慢了」,難道 20 年前有辦法光靠瀏覽器就能做到那麼多事嗎?難道 20 年前的軟體跟現在的軟體功能性及複雜度一樣嗎?

身為一個電腦的使用者,我們似乎還是需要一個極簡化的軟體,讓使用者在他們想要的時候,隨時可以用一個簡化後的瀏覽器(沒有歷史紀錄、下載檔案、devtool)給使用者們用。

作者也抱怨了現代網頁肥得要命,一個 gmail 竟然沒辦法滑順地滾動,slack 的 app 簡直是個資源怪獸。從這點來看,我自己也有點好奇,為什麼資源耗費那麼高,我知道背後是用 electron 實作,但為什麼用 electron 會讓資源消耗變那麼高呢?

我自己對 Electron 為 GUI 帶來的可能性是抱持著正向的態度,雖然也有不少人抱怨 Electron 相當吃資源,我覺得這也是未來應該要改善的事,但看看 Slack、看看 VS Code,都是在 Electron 下相當成功的案例。

作者繼續抱怨,來到文字編輯,他說 42 年前開發的 Emac 輸入文字的延遲都比現代的文字編輯器延遲小,3D 遊戲都可以在 16ms 之內渲染百萬計的圖形,為什麼簡單的文字編輯做不到?

雖然目前用的筆電好歹也是 Macbook Pro,但使用比較低階的使用者一定也是大有人在,我們的確不該因為自己正在使用比較好的配備,就樂觀地假設所有使用者也在使用,更不應該責怪使用者使用效能比較差的設備。這點毋庸置疑,看到 Slack 跟 VS Code 佔用的資源,我自己也嚇到了。

作者另外提到的一個問題:We’re stuck with it,這一段我是相當認同的。越來越多工程師並不怎麼在意一切是怎麼實現的,很慢?沒關係,反正已經完成業務要求;不懂怎麼運作?沒關係套件套一套就好。這些得過且過的心態不是一個專業工程師應該有得心態,這些不叫做工程化,而是懶惰。

最近也越來越體認到這一點,雖然現在的確有足夠多的工具,可以幫助你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建構一個還不錯的產品(網站),但對於細節的要求和原理,可以說是越來越不求甚解了,這對我來說不是個好現象,所以時常警惕自己要去理解背後的原理,大多數的時候並不難(雖然作業系統真的難 QQ)。

今年也打算好好回歸基礎,程式領域的三大浪漫:「作業系統、編譯和圖形學」,圖形學在 2017 年的時候學習 WebGL 已經被催殘一次了,剩下兩個領域作業系統跟編譯,大概就是今年最大的課題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