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熟前端

軟體工程師 / 台灣人 / 在前端的路上一邊探索其他領域的可能性

雜談

價值這回事

價值這回事

最近一直在想「價值」這件事。

現在有一種趨勢是大前端時代,就是對於有興趣轉職工程師的人,就先跟你鼓吹前端哪裡好哪裡好,叫你二話不說就先轉職前端工程師。不過市場上是對價的,公司付錢買你的專業,而你付出時間賺取金錢。而剛好市場上有做網頁的需求,或是很多公司的服務或產品本身是以網頁為主,所以需要前端工程師。

另外我不是很喜歡有人自居前端工程師就開始鄙視各種產業鍊,這個問題之後有空再聊。

最近在無印良品上買了一個計時器,但是我很喜歡他簡約的設計,所以儘管要 500 元還是買了下來。

4550182248296_1260

仔細想想它的功能也並不複雜,倒數計時、重新設定、顯示器,這樣就搞定了。但是要把他變成一個完整的產品,還需要產品設計,需要模型等等,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做一個出來。

這樣子就有 500 元的價值,要讓人花 500 買一個軟體或線上服務是一件多難的事情,但硬體很容易就突破這個屏障讓消費者買單。只是我一直在想,要把一個原型做到可以產品化的程度,光靠獨立開發者不太可能,除非有人脈跟管道。因為光是要開模什麼的跟工廠下訂單就需要一筆不小的錢,獨立開發者自己拿來用或是要做小本生意都很難。

這個時候就是軟體的優勢了,身為一位開發者,是有辦法從 0 到 1 完整兜出一個服務的。伺服器、資料庫可以直接雲端解決,只要有電腦可以寫程式就有無限的可能性。當然開發軟體要找到利基市場賺錢又是另外一回事,現在幾乎很多需求都有對應的服務跟產品,光靠純軟或許會越來越難賺錢也說不定。

所以需要各種整合,例如 Amazon 不只提供平台,包含物流什麼的一手包辦,確保整個服務流程順暢;Uber Eats 也是,不只提供外送平台,也提供整合和外送進度追蹤、評分機制等等。我想說的是,軟體本身能夠創造的價值有限,很多時候是需要落地去理解使用者的需求,而不是寫寫程式就了事而已。

這大概也是為什麼多數比較有名的工程師,到最後也都不是以工程師自居而是變成管理者,或是直接變成企業家,因為到後來要解決使用者的需求,寫程式就只是一種手段而已。

只是這樣的平台又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,為了保持平台運作需要有人付出勞力,這些人付出的勞力往往和薪水不成正比。實際在送貨、送餐的人才是促成交易發生的人,但他們的薪水往往比想像中低許多。賺大錢的是平台,拿很多薪水的是工程師,背後的血汗是那些數不清的小市民。我知道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,但在我心中就是覺得怪怪的。

回到價值這件事情,就如同剛剛提到的,你付出時間與專業賺取金錢,公司買你的技能。雖然薪水根據公司、經歷、技能、市場需求各有不同,但最終都是有一定極限的。你很難光靠薪水本身致富,或是達到財富自由。

所謂的財富自由不是賺很多錢,而是你有辦法自由地去做自己想要的事情而不被經濟因素影響。例如我想要一個月不工作到處旅行,我可以馬上訂機票出發而不用在乎公司和銀行帳戶剩多少錢。沒有財富自由,就很難毫無後顧之憂做自己想要的事情,甚至沒錢這件事還會讓你過得比別人辛苦一些,直接輸在起跑點,這點我從小學到大學畢業已經深刻感受到。

我在網路上看了很多文章,也看了好幾本書。雖然方法不盡相同,但最終都指向一個地方:加入資本主義。

想要財富自由,你要投資、要買不動產、創造被動收入、外包、挖礦,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樣子的事情有點抗拒感。的確,加入資本主義是最快達到財富自由的方法,因為靠著複利效應的威力,就算不用付出時間跟勞力也可以獲得金錢。

但那些實際做事的人們呢?他們的心血到哪裡去了?全部被資本主義撈走了嗎?其實我也不知道,真的要說起來我應該也是資本主義的一份子,畢竟我現在還在實作一個幫資本主義者更好賺錢的服務呢。

只是看著這些人就覺得。是啊這群人那麼努力生活著,我們難道只顧著剝削想辦法撈更多油水,發揮資本主義的極限嗎?有沒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部分?

想著想著,覺得自己一個人能做的事情很少,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加入資本主義,等到資源比較豐富之後再來想辦法。在那之前我也只是過得「稍微」比較好的白領階級而已。

之前看到別人的回覆,如果艱深的知識真的那麼受大眾喜愛,那麼寫論文早就發大財了。的確,比起一篇演算法的論文,人們應該更傾向於一門演算法的課程,最好還有附 LeetCode 解題。但我覺得不應該憤世嫉俗,覺得好像全天下沒人懂你一樣,而是應該去聆聽市場。雖然說這會衍生一個問題是,比起寫論文,做研究這種真正改變人們思想跟科學的行為,人們會更傾向於直接開課賺錢這種更容易迎合市場的事情。

老實說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也不是很清楚,每天都在迷惘該怎麼辦才好。GG

好的,以上是沒有什麼重點和脈絡的文章,謝謝大家。